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洋的博客

艺术之眼 学术之心

 
 
 

日志

 
 
关于我

美术理论学者、评论家、策展人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时代衍变中的笔墨传统二题  

2013-09-11 22:2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衍变中的笔墨传统二题

于洋

                                                               

时代衍变中的笔墨传统二题 - 于洋 - 于洋的博客

                                                                                                   李可染 《麦森教堂》 1957 纸本水墨


“魂”与“胆”:笔墨传统的当下应变

在近日于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可贵者胆——李可染画院首届院展”学术研讨会上,笔墨传统的“魂”与“胆”的关系问题,成为与会艺术家、学者们关注和讨论的焦点。这二字来源于李可染先生早年刻的两方著名的印章“可贵者胆”、“所要者魂”,依笔者的理解,“胆”即创造与新变的勇气和胆识,“魂”是传承与秉持的传统与理想。因此该印意为画家要敢于突破传统中的陈腐条框,同时撷取传统的精魂,从而创作出反映时代精神的作品。这两方印创作于上世纪50年代中国画面临存亡考验时,各种变革的呼声日渐高涨,印文虽精短,却如同走夜路的人点上微茫而光亮的烛火,为自己壮胆鼓气,希望在放手一搏的状态中找到传统笔墨在现代和未来的出路。

这种应对当代社会生活的变革,在新中国建国初期的中国画、尤其是山水画创作中产生过重要的影响。画家们通过写生的手段,用水墨画的艺术语言,将其所捕捉的零散的客观世界的意象相整合,从而重建一种感受再现系统,以诸多新山水画名作构建起20世纪中叶中国画创作的主流经验,同时也丰富和印证了中国画的传统画理、画法。事实上,这种尝试自20世纪上半叶就已经开始,用水墨媒材技法表现街市、电车等“摩登”的城市生活,或是断壁残垣的战场,积累了可贵的表现经验;到新中国建国后,表现建设工地、煤矿油田、电线杆、机车等题材的水墨创作比比皆是。仍以李可染的创作为例,不仅有诸如《夕照中的重庆山城》中表现高楼建筑的城市景色的作品,更有描绘异域城市建筑的50年代欧洲写生作品《麦森教堂》、《德累斯顿写生》、《魏玛大桥》等。这一时期的李可染专注于笔墨、色彩与图式上的变革,尤其融入了象征性表达山水的光影效果,从某种程度上正是为了战略性地增强中国画的表现力,以适应社会生活的改变及其对于人们感官上形成的微妙变化。到了晚年,直至其生命结束前几天,李可染先生把在京的弟子们召来,告诉他们:“我要变,变得吓你们一跳”。且不论这种变化的方向和程度,“变”本身即意味着笔墨传统的时代变化,意味着中国画需要顺应时代生活的需要,有新的发展和衍变。

笔墨本身作为一种成熟的表现语言,已具有相当系统化、程式化的语义特性和审美趣味。这种“自足性”既是其深厚文化积淀的体现,又容易蜕变为某种封闭性和守旧性。因此,笔墨及其营构出的“意境”,在当下都面临着新内涵与外延的增益,以及程式的调整与变换、语言样式的转译等问题。从某种角度来看,笔墨语言的现代性问题,归结起来聚焦为“在强调精神性的基础上,注重现实性,是在虚幻的世界中增加现实感”,“中国画面向现实,则是固有体系(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本身的变革。邵大箴:《借古开今——中国画革新的重要途径》)关注与表现现实生活,使其与时代的脉搏相通,成为一代又一代现当代中国画家不得不面对的课题。

诚然,今天我们再谈笔墨的“魂”与“胆”的问题,时代精神与文化语境已经和六十年前大不一样:如果说当时或者百年以前的中国画之“魂”还依稀存在,一些画作精气神皆具的话,那么今天更多的作品则是有“胆”而无“魂”,或是“胆”盛而“魂”乏的。在这个角度上,惟愿笔墨之魂兮归来,使我们能看到更多“魂”“胆”俱在、“有勇有谋”的水墨佳作。


时代衍变中的笔墨传统二题 - 于洋 - 于洋的博客
                                                                        李可染 《德累斯顿暮色》 1957 纸本水墨

 

笔墨传统的承变方式与时代价值

很多人早已习惯从“时态”的角度认知和评价笔墨,依照传统中国水墨画所处的社会形态,对照当下的文化语境,历经千年传承的笔墨,已然经历了从农耕时代到工业时代乃至后工业时代、信息时代的变化。与之相对应的,笔墨文化所依托的精神气质与表现的题材内容,也从重在隐逸文化语境下的抒情写心,迁移到身处都市文化氛围中的状物叙事。

如我们所知,更多的观者、艺术家与评论家都普遍认为,面对快速的时代节奏与商业文化的喧嚣,源自古代传统的水墨媒材似乎天然地不适宜表现当代城市街道、高楼大厦、工业生产等象征着后工业时代的秩序、速度与力量的题材。于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些艺术家以水墨语言的形式变革来适应这种环境的剧变,“主要肇源于山林自然与农业文明的水墨艺术,正随着历史的变迁而与现代都市结缘,成为以都市文化为基本内容的现代文明的一个独特景观”郎绍君:《都市水墨及其现代经验》他们或者解放水墨的媒介材料的既定文化属性与表达习惯,为笔墨“松绑”,来适应和表达都市题材和当代人群的生活经验;或者干脆以不变应万变,借用旧有的笔墨语言,更换新的题材与内容,赋以新观念,使作品具有新旧相斥相调的张力。

然而近二十余年来的实验水墨、笔墨的视觉张力实验等水墨语言的形式革变,似乎并未能解决中国画当代化的问题。如同百年前黄宾虹所指出的,形式上的趋新并无实质意义,他还以“太阳底下无新事物”的西谚,来说明传统、现代的表现方法都只是手段,就如同一个太阳每天升起永远是新的,艺术家表现并融入自然生命之真与美才是艺术目的,而中国画的精髓,在于追求自然之“内美”与作为艺术语言的笔墨表现之“内美”的高度统一。源自传统的笔墨的内核问题,依然永恒地指向艺术家的人格系统,即情感、思想、智慧与经验,而生活方式和节奏的改变,只是局部而表象地影响了艺术家主体的社会活动。

既然如此,以文化贡献力的角度,笔墨传统能给当代文化生活带来些什么?这实际上又是关乎精英文化与大众接受的复杂问题。笔墨价值判断的微妙性与精英性,决定了对于一个普通观者乃至一个画家而言,真正看懂和理解传统笔墨的难度,这部分可归因于我们视觉认知与审美习惯受西方当代社会、文化的影响,同时与传统文化系统的整体断流密切相关。这两个原因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而后者更为根本。也因如此,中国画在当代大众文化中的接受危机,就并非是一个孤立的现象,如同架上油画在当代欧洲的处境一样,在一轮又一轮的反传统热潮与破旧立新的文化时尚中,传统艺术一次又一次被宣布“死亡”又在悄然中“复生”——尽管实际上它本身并没有任何问题,这些危机仅是“时代”精神的暂时性选择与投影。


时代衍变中的笔墨传统二题 - 于洋 - 于洋的博客

                                                                                  李可染《夕照中的重庆山城》 1956  纸本水墨设色

鉴于中国画对于艺术家主体人格“内美”的追求,笔墨传统最为直接性的社会贡献,体现在其虚和冲淡的审美理念在社会美育上的功效。关于这一点,早在民国时期一些画家、学人的分析今天读来依然具有启示性。如对于中国画的社会功能,上世纪30年代凌文渊在《国画在美术上的价值》(1932一文中,将中国画的社会功能分为消极功效与积极功效两种,前者是“补道德宗教法律之穷”,后者是“拿这种美育来改造人类,使天下人类,尽成为有美德的人”。在这一角度上,当代中国画所重新发掘的“文雅”精神就显现出独特价值,从伦理价值观、到审美意识、生活细节,恢复一种温雅大气的文化气度,具有积极的影响。因此,越是在社会激进、人心浮躁的时代,笔墨传统所蕴含的积极意义就越凸显,余绍宋也曾在《中国画之气韵问题》(1937中提出,“盖局势既已紧张,又感到压迫与烦闷,则须有以调剂而缓和之,方是办法”,而中国画作为“有气韵之画”,可达到“修养身心增高人格”之目的,反过来“若更以现代性及刺激性之艺术加之,不啻扬汤止沸抱薪救火”。虽社会局势迥然不同,但在汹涌商业大潮和物质文明高速发展的今天,笔墨精神对于每个人内心的滋养与平衡,仍是值得重视与传扬的,尤其在当下的中国画愈发关注、表现心性的永恒与人类文化的普适性的时候,这种力量就愈发积极和强大。

笔墨传统与时代生活的关系,不仅是一个传统与拓新的问题,它更重要地体现在“拓新”的程度、方向与态度,且关乎某种集体性的审美趣味。而笔墨的传统性与时代性之间,也不仅是简单的“适应”、“契合”问题,更折射着笔墨语言与表现内容与时代平行、参与当下人文生活的诉求。无疑,这取决于笔墨语言表现力的巨大潜质,更源自一种文化传统的约定。

                                                                                       

                                                                                 2013年夏於北京


 (该文发表于《美术观察》2013年第9期)

  评论这张
 
阅读(13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