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洋的博客

艺术之眼 学术之心

 
 
 

日志

 
 
关于我

美术理论学者、评论家、策展人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再读岭南画派的现代中国画观:于洋在关山月百年研讨会的发言   

2013-03-05 13:2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读岭南画派的现代中国画观:于洋在关山月百年研讨会上的发言 - 于洋 - 于洋的博客

                 三十年代岭南画家合影 左起:杨善深、陈树人、高剑父、黎葛民、关山月、赵少昂

各位好!我要作的发言不是关于关山月先生的专题讨论,是对于岭南画派和民国时期的中国画论争关系的研究,但实际上跟关山月先生和那一代画家群体还是有密切的关系。

我一直在做20世纪中国美术研究,也做过几个中国画大家的个案和专题性的研究。一直有一个很大的感触或者说一种困惑,就是做近现代美术研究的时候,研究者的视角与研究态度究竟用什么样的方法是恰当的,是能够适合来做这个对象与现象的?比如我们做20世纪的整体性研究的时候把它进行梳理分类,或者今天一直强调的对于历史细节的把握和记录这种口述历史的研究,这种研究方式对于我们20世纪中国美术的整体研究来讲有什么样的价值?我想这也是很大的一个问题。特别是一开始邵大箴先生也讲到了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对于近代美术来讲,目前我们对于百年以来的近代历史——过去时间不长的这段历史的研究,我们很多当代研究者缺少某种亲身经历或者缺少某种历史经验的时候,如何去对待这个历史事件,如何面对这个历史人物?怎么样通过资料钻进去,怎么样再从图式上跳出来?如何将微观与宏观相结合、考据的史学和思辨的方法上相结合的研究做得切实而深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包括我自己做研究的时候也碰到很多这样的困惑。在做这篇文章的时候涉及到很多第一手资料,都来源于之前做关山月研究的李伟铭、陈湘波等几位专家,后来我也部分参与到关山月研究的工作中去,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间也有所感受。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关于中国画发展路向的讨论中,中西融合的主张主要表现为“写实论”与“表现论”两种倾向。其中,“写实论”主张借用西画的古典写实风格与文人画的写意模式相对照,侧重于西方写实性语言和传统写意语言的结合,这种思想发轫于民国初期康有为、陈独秀所提出的中国画“衰败论”与改良诉求。“写实”作为一种表现样式与思想资源,源自西方的科学主义,并以此改造中国画旧有的文人性,以期创造一种新的风格样式,这种融合倾向在民国时期以北方的徐悲鸿和岭南的高剑父为代表。

       这里我想谈的是从史料里获取的思考,首先来源于高剑父的两篇手稿,一个是他著名的《我的中国画观》,这篇文章在今天我们可以把它看作是岭南画派提出的新中国画观的非常重要的汇总之作。以往的研究之中,岭南画派经常被认为是一个接受现代化思想启发的比较早的近现代中国美术史上的流派,特别是“二高一陈”在当时都是作为革命的主要力量出现的。在这点来看,高剑父也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早以怀疑主义的眼光来审查传统中国画学,并对变动的世界保持强烈的好奇心的一个先驱者,我觉得这是对于高剑父乃至早期岭南画派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定位。

       事实上“二高一陈”提出的“折衷中西,融汇古今”的新国画观,既具有倾向于徐悲鸿以西润中的理想成分,又结合了中国传统画派的传承体系的师徒制,保持了相对完整的传承脉络。由此来看,这种策略意识本身和他的学术价值一样值得我们去关注和思考。

      再读岭南画派的现代中国画观:于洋在关山月百年研讨会上的发言 - 于洋 - 于洋的博客

                                                   高剑父《我的现代绘画观》整理稿片段  广州美术馆藏

       在《我的现代国画观》这篇文稿里,我们可以看到他一系列的观点包括建构主张,都是和高剑父的政治革命主张与实践相结合的,蔡元培曾经以黑格尔的“正--合”辩证唯物法的定义来解释高剑父的新国画之路,从20岁之前精习国画,然后留学日本研究西洋画,再到其后,于中国画之中吸收西洋画之特色,融会贯通,自成一家。对于这种态度,实际上代表了一种非常重要的观点,这也可以被认作是以高剑父为代表的岭南画派第一代画家典型的融合模式。

       另外一篇文章来源于他非常著名的一篇文献手稿《复兴中国画十年计划》,最初看到这篇文献的时候让我唏嘘感慨,因为当时他提到很多主张和具体策略,在今天来看仍然具有非常强的现实意义。比如他讲到在十年计划里要在北京和上海创办最高艺术研究院,在各大学社团、民教会、青年会等机构派专人宣传新国画的取向与方针。在这里他有一个非常有意识的宣传导向,还有一种大众教育的使命,在民教馆将新国画作品进行常年的轮回陈列,在国内各省每年举行画展一二次,在京沪办一个“伟大的艺术刊物”,并在各省打造艺术周刊,宣传新国画思想。你可以看到以“二高一陈”特别是以高剑父为代表的第一代的岭南画派的画家们有着非常清晰的策略思路,和他们推行新国画的手段和方法。这里还讲到了要把新国画的理论和作风推向全国和全世界,使全世界都认识中国的现代艺术。

今天我们在看这段话的时候已经有了另外的一番意味,但是这个计划展现了当时一个时代的生态,同时这个生态在今天来看依然是鲜活的,而且某些积极的因素,甚至包括它的战略意识与文化野心,在今天还是有着它的闪光点和现实意义。我觉得这一点后来隐约闪现在关山月美术馆一系列的工作和活动之中。

       因此,我觉得高剑父的计划是庞大而细致的,如同一个政治家在部署战略,而作为这场“复兴中国画运动”的策划者和“新国画”派的盟主,高氏在这份计划中所流露出来的强烈的策略意识和扩张意识在今天来看仍然具有积极的意义。从这点来看,这种革命意志和复兴中国化的政治趋势相结合,就产生了非常大的力量,所以也使岭南画派在众多的地域性画派之中能够凸显出来,成为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具有时代风貌的画家群体。

      再读岭南画派的现代中国画观:于洋在关山月百年研讨会上的发言 - 于洋 - 于洋的博客  高剑父《东战场的烈焰》 1932年 166×92cm 纸本水墨设色

       20世纪上半叶中国画改造的几种具有代表性的“中西融合”取向中,岭南派的融合方案所受政治因素的影响最为典型。与其他的同辈画家相比,直接介入清末民国初政治运动的经历,使“二高一陈”的思想路数乃至知识结构都更趋“入世”。实际传统国画或者旧国画所谓的现代化进程,或者今天向现代转化也好,更为需要这样的一种入世的精神,而不是出世的、遁隐山林的精神,相反更是对于都市化表现内容与节奏的适应,包括在绘画题材里,包括对于笔墨的理解、对于各种具体技法的理解,我觉得都需要这样积极的入世精神,这样的话才能更好的发展中国画的传统。

经过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岭南画派第一代画家们的探索,后来以关山月、黎雄才、赵少昂、杨善深等为代表的第二代岭南派画家在其后继续深化了中国画革新的深度和广度,而且秉承了“笔墨当随时代”的胆识和锐气,坚持师法自然,重视写生,这个灵魂是必然延续下来的,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这种锐意革新的胆识和博采众长的气度也在一定意义上推动了中国画现代化的进程。如果我们把传统中国画现代化的转型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的话,我想岭南画派从第一代画家到第二代画家的推动一直到现在的延续性的拓展,都具有一个典型范式的作用与意义。

 最后一句轻松的题外话,但也许与今天我们在这里纪念关山月先生百年有关:一百年前的1912年,关山月先生是在这一年的1025日诞辰的,而作为晚辈,一个非常有幸地的巧合,我的生日与关山月先生同是1025日。说到这里顺便向各位禀告的是,这一天出生的还有画家毕加索、音乐家小约翰·施特劳斯和比才,加上中国画家关山月,可见这是属于艺术家的一日,而能有幸忝列其末也是我的荣耀吧。谢谢各位!


                                      于洋 於中国美术馆“山月丹青:关山月诞辰百年艺术展”学术研讨会上

                                  20121119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书画鉴赏
阅读(5571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