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洋的博客

艺术之眼 学术之心

 
 
 

日志

 
 
关于我

美术理论学者、评论家、策展人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宏观判断与策略意识:潘公凯的中国画发展战略研究(上)   

2013-02-24 15:0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宏观判断与策略意识:潘公凯的中国画发展战略研究(上) - 于洋 - 于洋的博客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著名中国画家、美术史论家潘公凯教授       2006年于洋摄於中央美院
 

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历程中,发生了一场延续了近百年、至今仍在继续的中国画大讨论,其中涉及到的种种问题对当下中国美术的发展仍然产生着重要的影响。著名中国画家美术理论家、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先生曾在八十年代中期将这场大讨论的中心课题概括为“中国画生存与发展的宏观战略”。二十余年来,潘先生对于中国传统艺术的现代转型及其宏观文化战略问题的深入思考,一直绵延在他的美术史论研究与院长行政工作的进程中。

对于任何一个理论家来说,问题意识与理论体系的建构都是至关重要的。潘公凯先生的学术研究与理论观点具有一贯性和稳定性的特点,他的学术研究进程体现为一种纵深式的拓展,即围绕着某个核心论题提出观点,随着先期研究的前瞻性结论渐渐为现实所印证,进一步展开问题、深入思考,而前后的研究之间往往存在着相互关联的体系性与逻辑理路的内在联系。从八十年代中期至今的二十年来,潘公凯先生提出了“绿色绘画”论、“两端深入”论与“传统体系”说等重要学说,在艺术史论学界影响很大。他近年来一直在关注、研究的中国美术现代转型与现代性的问题,也与他此前的思考存在着延伸与承进的关系。

“绿色绘画”论在八十年代中期的提出,从某种意义上展现出了一种学术研究领域的“生态意识”与逆风前行的文化自信。潘先生将中国画中所体现出来的“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我的有机和谐”的内在意蕴比作绿色植物在维护生态平衡的环保工程中所起到的积极作用;更将中国传统艺术的发展比作一个有机生命体的“生命历程”,充分强调了其文化土壤的质量与生命体扎根深度的重要性。潘公凯先生发表于1985年《美术》杂志上的《互补结构与中国绘画的前途——关于“绿色绘画”的略想》一文在当时的美术理论界和创作界曾经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文中对于中西方美术发展互补趋势的分析与把握,以及对于中国绘画精神在未来世界文化格局中的发展前景的展望与憧憬,在今日看来仍然显现出重要的文化启示价值与现实参照意义。

任何艺术理论研究都离不开对于艺术教学与实践的思考与探索。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潘公凯先生在担任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系主任期间,提出了“以传统研究为主体的两端深入”的中国画教学改革主张,即“以中国传统为一极,以西方现代为另一极,中间留出广阔的混融区域,构成橄榄形的中西绘画‘互补格局’。”“两端深入”理论不仅是一种文化策略,同时作为一种学术策略与艺术教育理念,也在当时的美术院校中产生了广泛影响。从某种角度来看,这种观点既是对于20世纪中国画大师潘天寿先生提出的“中西绘画,要拉开距离”的延伸性思考,又是对于“距离说”在文化交流与信息传播迅猛扩展的当代社会文化语境下能否成立的进一步阐释,更是在文化策略的思维背景下,对中国传统文化在未来世界文化格局中的前途与地位所做出的宏观判断。潘公凯先生将近现代中国画的命运历程划分为两个阶段,即从鸦片战争到二十世纪末的“冲撞应变期”,与自二十一世纪初开始的“适应扩展期”;他认为中国画的传统精神经过自我反省和重新发现的过程,将逐步明确自身与现代社会的契合点,确定自我的方位。随着近些年来中国水墨艺术在国际范围内备受关注、中国画艺术成为中国文化乃至东方文化的代表与象征,以及传统书画收藏与拍卖的价值在艺术市场上屡创新高,潘公凯先生的预见在今天看来已经渐渐变为现实。

宏观判断与策略意识:潘公凯的中国画发展战略研究(上) - 于洋 - 于洋的博客
                                                          潘公凯的写意水墨近作之一

       在对于中国传统艺术的研究过程中,潘公凯先生十分重视从本体论的角度审视中国画的现代处境。他将传统的延续看成是一种“具有主体网络结构的生命体系”,并将其比作生长着的藤蔓,“既是一种纵向的发展过程,又与其他地域的传统有横向的区分。”因此,传统是“一种立体的深层结构,从外向里可以分析成不同的层次;……传统又是一个过程,它在生长、延续和演变,它是在表现为偶然性的历史现象后面的、变动较为缓慢的持续性因素。”

在中国现代美术史论家当中,潘公凯先生是较早地运用现代系统论的观念与方法来深入分析文化传统的学者之一。他将中国画传统划分为工具材料、表现手法、题材内容和观念精神四层结构,提出“传统作为体系,除了其内部结构须要保持矛盾而又统一的有序平衡之外,其外部的宏观生态环境也必须保持既有矛盾而又统一的有序平衡。”根据这一逻辑,中国画传统作为人类绘画传统的宏观结构的子系统,应与其他子系统相互差异、互为补充,维持一种有序的动态平衡。而旧体系在新环境中的生存命运,一方面取决于其适应性与自我改造能力,另一方面更取决于其独立性,“看它能否在与其他体系进行质量交换和自我变革的过程中,依然保持与其他体系的鲜明差异,发展自身的独立性,从而显示出它在矛盾互补的宏观结构中所具有的不可替代的价值。”这样,中国画传统体系之自律性的重要意义与价值便前所未有地凸显出来。正如近来潘先生在分析浙派人物画的经验与启示时所谈到的,“以中为本”、“强化中国特色”是很多前辈中国画家的成功经验,也是当代中国画发展的重要战略之一。

早在八十年代中期,潘公凯先生就特别强调: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画原有的传统主线应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仍然有它存在的价值和发展的前景。在1985到1987年这段西潮涌动的时间里,潘先生的这种观点十分鲜明,以至于成为了当时一些激进的美术理论家们主要的辩论对象,他们认为潘先生的论断是“用现代理论包装起来的保守主义”。然而事实上,正如潘先生所言:“‘传统主义’不仅不是一种保守,而且恰恰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的另一种现代。”“保守”这一语词在某种特定的语境里只呈现为一种对待传统文化的尊重与守护的倾向,而理性的学术态度、审慎的文化自信与宏观的文化战略意识才是潘公凯先生学术思想背后的核心。

(待续)

                                                                                                                                              于洋  於北京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美术大家书画鉴赏
阅读(5498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