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洋的博客

艺术之眼 学术之心

 
 
 

日志

 
 
关于我

美术理论学者、评论家、策展人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岩彩画的概念脉络与文化身份   

2013-02-21 15:3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岩彩画的概念脉络与文化身份 - 于洋 - 于洋的博客
 

在近十年的国内画坛,恐怕没有哪一画种的身份与归属问题比“岩彩画”引起的讨论更为热烈集中的了。有关岩彩画是舶来艺术还是民族艺术、是独立画种还是附属画科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歇虽然“岩彩画”的概念体系在学术根据上还有诸多需要梳理厘析之处,但岩彩画其与生俱来的视觉冲击力、天然的媒材属性和强烈的现代美感,自其被提出之日起便引起了画坛的侧目关注。

这一从媒介材料的规定性的角度来命名的画种,其名称并非自古有之,但其渊薮可谓复杂久远。从媒介材料的自然属性和单纯性的角度,岩彩画这一艺术形式本身就承载着某种造物之灵。我们今天所说的岩彩画,大致上是以天然矿物质颜料、金属箔等为主要材料,以宣纸、绢及棉、木、壁等为依托物,用天然岩石磨制成无机颜料与有机颜料,结合人工合成颜料与金箔,以明胶或动物胶为黏合剂,辅以独有的技法绘制而成的绘画形式。因其材料上的特殊自然属性,其画面单纯而鲜亮、色彩经久不变,注重肌理与造型的对比,营造出以平面为主的现代形式美感,突显对比与和谐的材料质感与痕迹美感。其颜料本身作为一种“带颜色的材质”,天然矿物色和高温结晶颜料呈现出矿物晶体的独特质感,因此更适合表现某种现代装饰美感,以与现代建筑相融合;同时因材料其具有永不变色的特性,又兼备了珍贵的收藏价值。

溯其上古渊源,很多艺术形式与作品都具有岩画的属性及特点。早在距今六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原始先民们便将取材自然的色彩涂绘于陶罐器皿、岩石崖壁之表,诸如“鹳鱼石斧图”、“人面鱼纹”等脍炙人口的彩陶纹饰与图案,乃至云南沧源、贺兰山、阴山等地的大量赤铁矿色岩画遗迹,都可以被看作是岩彩艺术的早期雏形,记录了先民们对于色彩表达的最初实践与“赋彩”观。事实上,在后来的中国绘画材料发展史上,一直以岩彩或石色等矿物质颜料为其赋色的主要材料,至两汉魏晋时代已十分成熟,尤其是敦煌壁画北魏时代的作品,着意于色彩晕染,大量使用矿物质颜料,以土红色为主并善于使用青色和蓝色,色彩浓厚而强烈,逐渐形成中国工笔重彩画“大青绿”的特色。至隋唐时期,更达到了岩彩石色绘画的高峰期,无论是工细浓艳的盛唐工笔重彩画,还是恢弘感人的佛教壁画艺术,皆有赖于含有石膏(白色)、氯铜矿(绿色系)、赤铁矿(红色系)等的矿物颜料的魅力。


岩彩画的概念脉络与文化身份 - 于洋 - 于洋的博客    岩彩画的概念脉络与文化身份 - 于洋 - 于洋的博客
  

从某种角度上说,中国绘画的色彩传统,是与矿物质颜料的发展一脉相承的。中国绘画古称“丹青”,此词最早即指可制成颜料的矿石。这一点从《说文解字》对于“丹”“青”二字的解释当中可以印证:巴越之赤石也,即朱砂;而东方色也,具体即特指兰铜矿石和青金石。正是丹青作为石质、岩彩的颜料,以赋彩的方式建构了中国古代早期绘画的色彩观念。而后来,色彩的边缘化有其复杂的外在因素和内在动因,造成了从上古时代至汉唐之前曾是色彩斑斓、丹青至上的中国绘画,在宋元文人画兴起后从主流的位置逐渐边缘化。文人画重书写和抒情,轻视工致与制作,粗放写意替代了原有的细腻精微,水墨渲淡覆盖了从前的图画丹青,自此以石质岩彩为媒材的绘画也被遮蔽和偏废,甚至传统中国画矿色颜料考究复杂的制作工序也几近失传,岩彩绘画在海内一度仅存于部分边疆地区,如在藏区的佛教绘画中得以延续,而向海外则传到了东邻日本。

这一戏剧性的文化输出,反过来又产生了戏剧性的反馈影响。深受中国盛唐时期使用矿物质颜料绘制的重彩画影响,日本的绘画将其发展为色彩为主的“唐绘”,又经过明治维新大量吸收了西方艺术,从而形成了新日本画。上世纪70年代末,重新打开国门的中国美术界,迎来日本画家东山魁夷、平山郁夫的展览,深受震动和启发,遂发现日本绘画使用的制作考究的传统矿物质颜料,正源于中国传统绘画色彩的宝贵遗产;于是在八十年代,诸多中国画家、艺术留学生东渡日本学习美术,其中有些画家将渊源于中国、流传于日本的岩彩绘画又带回了中国,并将“凡是用胶液做媒剂,调入矿物质颜料,所画出来的作品”统称为岩彩画”,而从广义上讲,岩彩画又“泛指一切以矿物色为主要用色的艺术作品,它可以包括架上绘画,也可以包括使用了矿物色的装置艺术、行为艺术及影视作品等艺术形式。”这一思路和解释更侧重于突出矿物颜料的材质特点,显现其技法的独特性,一经提出便得到了不少画坛与文化届人士的响应。如时任中国工笔重彩画学会会长的画家潘潔兹认同这一称谓,认为这“是传统的沿袭,是工笔的新花,走向大环境,前途无量。”

然而对于这一概念的提出,也出现了一些不同意见。有人认为不必将岩彩画单独“放大”,认为它不过是一种“综合材料”,并无成为独立画种的资格;也有人提出岩彩画深受日本画的媒材技法影响,不中不西,没有独立的文化根基和土壤,发展下去难以为继。那么,岩彩画究竟是日本舶来品,还是本身就是中国画的一支?事实上即使在今天日本的绘画界,仍承认岩彩画是源自中国的艺术。在明治维新之前,尚无“日本画”的概念,日本绘画受到中国的唐绘、北画、南画的影响,无论在绘画形态还是风格技法等都取自中国绘画。因此,认为使用矿物色作画就是日本画的误解,乃是由于缺乏对历史的了解。另一方面,日本画由中国唐宋绘画的母题脱胎而逐渐具有自身的独特风格,也是不同民族、地域文化间移入、冲突与互融的结果。由此看来,本不必担忧中国现代岩彩画会被日本画所同化,相反,借鉴本民族古代传统与他山之石,有助于梳理中国传统与现代绘画体系,理解、发掘民族绘画的精神内涵。


                                                                                   于洋  於北京


(摘选自中国美术学院“中国岩彩画论坛”于洋发言文稿)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书画鉴赏
阅读(4901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