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洋的博客

艺术之眼 学术之心

 
 
 

日志

 
 
关于我

美术理论学者、评论家、策展人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也谈文人画的现代命运——于洋答《艺术新闻周刊》采访  

2013-02-16 15:02: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谈文人画的现代命运——于洋答《艺术新闻周刊》采访 - 于洋 - 于洋的博客

                                                                                                                             1922年,陈师曾在南京与家人合影


《艺术新闻周刊》:您怎么看陈师曾在民国初期的语境下对“文人画”的辩护?

 

于洋:在审美价值多元化和艺术媒材、观念多样化的今天,陈师曾的“文人画价值论”对于当下画坛的意义,越发显得重要。今年是陈师曾这一论说提出的整整八十周年,1921年,他的《文人画的价值》一文在《绘学杂志》第二期上发表。从某种角度我们可以认为,自1921年陈师曾的《文人画的价值》成文发表并在画坛产生广泛影响之后,关于中国画前途、命运论争的双方壁垒才开始着手搭建,这场百年论战才真正拉开了帷幕。或者我们可以说,是陈师曾为守护中国画传统派发动了第一波反击的攻势。

 

陈师曾的文人画观体现了一个现代知识分子的胆识,更兼具了建构文人画之现代理论体系的策略意识,这种对于“文人画”概念的重新发掘、建构,在厘清了文人画注重主观表现而不求形似的特点之外,也使“文人画”增益了新的内涵,使其由零碎、单纯而变得系统、丰富,更顺应了进化论思潮影响之下的时代风气。尤其是陈师曾在《文人画之价值》文末所提出的人品、学问、才情、思想之文人画四大要素,事实上不如说是文人的四大要素,反映出他试图将文人画的客体问题引向主体问题进行讨论的方略——因为只有这样,那些在中国画的主体问题上知之不深、仅停留于表层认识就妄加推断的人士才会在此问题上无力辩驳;反过来,人格、学养、画品皆受画坛拥戴的陈氏本人才拥有了话语权的制高点。

 也谈文人画的现代命运——于洋答《艺术新闻周刊》采访 - 于洋 - 于洋的博客 陈师曾《中国文人画之研究》书影

 

《艺术新闻周刊》:文人画的问题,笔墨的问题,在这一百年的争论中反复出现,传统和现代,进步和落后的二元对立思维,今天我们如何反思?

于洋:我们在日趋多元化、一体化的世界文化语境中,从文化策略学的角度,中国画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那个近代以来一直凌驾于头上的“西方视角”,或者说是“现代情结”,这是一个关键问题。一百年来,这样类似的困惑与论辩也从未停歇,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与八十年代的两轮关于中国画前途命运的论争,裹挟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命运抉择等宏观问题的讨论,几乎已经从各种立场与角度,悲叹、假定、规划、预言过中国画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之重要代表的发展路径。

相对百年之前的当下,除了新与旧、中与西、古与今等一系列充满对抗的范畴之外,中国画还面临着中西绘画在全球文化新一轮博弈中碰撞融合所激荡出的诸多现实问题。显然,中国画所生存的当下时态与现实语境,及其包蕴的当代精神,都召唤着一整套新价值观的磨合、重建与衔接。对应到今日,具体说来,就是当代中国画所能承载与彰显的文化自信,是否能够将昔日中国画传统主线中历代文化气质的精华部分,与当下国人的精神气质和我们周遭的都市生活恰切地、自然地糅合在一起,使中国画既承接千年传统的气脉,又能积淀运化为当代文化的重要表达方式,并为世界文化所理解、认同、欣赏和吸纳。


 也谈文人画的现代命运——于洋答《艺术新闻周刊》采访 - 于洋 - 于洋的博客

                                                                                                                             陈师曾《北京风俗图-墙有耳》1914年

 

《艺术新闻周刊》:在您看来,今天中国画的创作中,文人画的哪些品质是值得借鉴与反思的?

于洋:当下的中国画创作,成绩与不足都应客观地、历史地看。今日中国画坛,创作手法和观念的自由是值得肯定的,但当代中国画创作普遍缺失的“问题意识”仍然亟待确立,就是树立解决中国画创作本体问题和难点攻关的目标。与百余年来关于中国画前途之讨论的纷繁热闹相比,对于中国画本体的学术问题的研究,在相当一段时间都被悬置起来,少人问津。除去媒材技法上的翻新、风格时好的更迭之外,对于笔墨、章法、气局、格调等传统中国画的核心问题实有真知灼见、了然于胸者越来越少,中国画的创作与研究长期以来滞留在一种表面繁荣、内在中空的尴尬状态。一时间,中国画创作仿佛失却了本应清晰、坚定的探索方向,在各类展览上展陈着越来越多的中国画新作,以媒材技法的过度“制作”追求视觉冲击力,以内容题材的追风辟新制造噱头,名义上流派纷呈、面貌各异却气息相似、不见生气,或止于流行样式的重复,或流于西式观念的表达,以片面地求“新”、求“奇”、求“怪”替代了对于“真”、“深”、“精”的追求,逐渐偏离了中国画的价值核心。


《艺术新闻周刊》:自美术革命以来,中国画改良,穷途末路论,笔墨之争,已经把传统的国画审美体系打破了,如果我们要重新建构一种中国画的审美体系,您有没有自己的方案?

 

于洋:我认为不能断然说传统中国画的审美体系完全被毁掉了,这条主线实际上在今天是若断若续,我们的文化基因里仍然有这样精微含蓄的审美要求。因此,在我看来,中国画首先要回归“笔墨性情”,追求中国画自身的艺术质量与文化含量,归根到底旨在唤醒与激活中国画表现语言的敏锐度和感染力。今天我们都在感叹“大师”不再,真正的好画罕见,但实际上真正为众人一致服膺的画坛楷模本来就不是每个时代都有的。但是,对于精湛笔墨的肯定、认同与高扬,乃至这个时代对于中国画大家的呼唤,必定会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中国画坛的整体创作水平和审美判断力,为今日中国画增添文化厚度和清雅趣味,正本清源,减少一些“尺幅大、情感假、内容空”的应景之作,规避时下甚至连一些“名家”都趋之若鹜的“流水线”式创作生产模式,还艺术创作以鲜活生动的真切兴味。

如果说一定要提出一种建构性“方案”,我以为:确立文化自信、重返笔墨精髓,重建中国画的价值评判系统及其与人格的紧密关联,这些都是当下中国画面对的最重要课题,也是合理的发展路径。

 

                    (转载于《艺术新闻周刊》2011年第1期)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